您的位置首页  城市经济  财经

发展质量与产业结构广东、江苏谁更占优?

  • 来源:互联网
  • |
  • 2019-05-12
  • |
  • 0 条评论
  • |
  • |
  • T小字 T大字
发展质量与产业结构广东、江苏谁更占优?  广东VS江苏,两大经济强省,两种径选择,如今已然有了点交锋的意味,愈来愈受到业界关注…

原标题:发展质量与产业结构广东、江苏谁更占优?

  广东VS江苏,两大经济强省,两种径选择,如今已然有了点交锋的意味,愈来愈受到业界关注。广东能够在后雄踞中国第一经济大省20多年之久,自有其深厚的底蕴;而江苏近十年发展迅猛,大有后来居上之势。是广东继续雄踞中国第一经济大省,还是江苏猛追过后骤然越位?广东和江苏均为中国重镇,两地的竞争,不仅是中国地区经济龙头之争,更可从各自的发展模式对比中,洞悉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大势。

  本系列共分三篇,第一篇从发展质量和产业结构着眼,广东占优;第二篇从内部均衡发展和都市圈合作着眼,江苏占优;第三篇从文化产业和社会文化着眼,广东更胜一筹。

  苏粤争雄,天下瞩目。随着2013三季报即将出笼,就经济总量,江苏几乎比肩广东。回溯2012年,广东以5.7万亿元的总量,略超江苏的5.4万亿元。而如果两地的发展速度不变,只需两三年,江苏即可超过广东,成为中国第一大经济大省。

  曾说,地方竞争是中国发展的动力之一。广东与江苏绝不能止于龙争虎斗,而应互为彼此的镜子,照出自身的不足,相互借鉴,并开眼看世界,为中国成为经济强国开辟径。

  虽然近几年广东的发展速度有所下降,但从发展质量方面来说,笔者认为,广东仍然领先于全国,亦稍胜于江苏。

  目前,中国很多城市虚火过盛,有一个巨大的,即经济增长主要靠投资拉动,有些城市虽增长迅速,但其背后投资增长比整体经济增长更为迅猛。更让人担忧的是,这种依靠高额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的模式,被几乎全国各个区域和城市仿效。由于中国特有的周期,大约每隔几年形成一个事实上的考核期,如此,各个地方主政者,面临着迅速做大总量、提高增长速度以在竞争中胜出的压力。而培育产业,则周期漫长,很少有富有远见和耐心的人去做。

  2012年,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占比P达72%,整个国家陷入疯狂的投资冲动之中。而广东2012年固定资产投资占P比重为33.8%,为全国所有省份最低。具体到城市,深圳更是只有18%,为国内唯一低于20%的城市。在如此全国背景下,广东在逆势中保持真实的竞争力,其努力尤其可贵。

  比较广东与江苏的发展战略,其对于固定资产投资的依赖程度,反映了不同的内生增长能力。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,广东之所以减速,非不能也,实不为也。广东的发展,已经逐步了投资依赖的阶段,这在国内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,亦值得江苏借鉴。

  2012年广东固定资产投资额为19308亿元,而同期江苏为31707亿元,超出广东1万亿有余。而江苏的投资率,更是接近60%。事实上,从2003年开始,江苏的固定资产投资就已经超过了广东,至今已逾十年。

  过于依赖投资驱动的经济增长,其不仅边际效应会呈下滑趋势,更会由此对经济转型造成阻碍。因此,虽然最近几年江苏的增速超过广东,但就长期而言,广东仍具备强大的内生发展能力,会对未来可持续的经济增长形成支撑。

  江苏的投资分两块,一是主导的投资,主要投向基础设施,公楼堂。另外的部分,则是企业的再生产投资。而在广东的投资中,更多是民间投资,来自企业的投资占据主导作用。在笔者主持的“中国重点城市内生增长能力”排名中,入选前五名的城市,广东独占其三,除深圳一马当先,广州紧随其后外,被称为“中国制造业中心”的佛山亦名列第四。

  佛山模式非常值得关注。一直以来,佛山都是中国最著名的制造业工厂,其辖下顺德、南海均为中国制造业重镇。在一般认知中,从事传统产业的地方固定资产投资率一定很高,但佛山反而固定资产投资率很低,不到30%,其中有何奥妙?或者其中最大的区别是:其他发展传统产业的地方,都把资本投向了基础设施,地产、厂房等,而佛山的投资更多偏向工业设备、技术以及人力,后者的投资额比前者小得多,虽然对P的撑门面效果远不及大项目、重工业和铺架桥来得快,但真实效率也高得多。这样的P,是一刀一枪拼出来的,亦是值得真正尊敬的。

  虽然发展速度略有下降,但以相对较低的投资换来的发展,更有质量。笔者认为,深圳仍然是中国最有发展质量的城市,重要原因之一,就是其固定资产投资率为全国最低,是国内唯一固定资产投资占P比重低于20%的城市,成为中国最有造血功能、最具备生长能力的城市。事实也正是如此,大批的民营经济巨头、中国驰名商标,在没有任何辅助的情况下在深圳草根生长。而深圳的发展,亦正是广东的缩影。

  正是因为对于投资的依赖性不同,故广东的发展模式更富有“藏富于民”的特点。虽然广东人均P已被江苏赶超,但广东人均收入2012年达到3万元,仍领先江苏,其根源就在于此。

  未来江苏需要降低投资率,尤其是主导的投资,提高经济发展质量,并且防止投资过多导致“地富民弱”的盛世。

  不过,在全国投资一片红的情况下,广东的低投资亦为其发展带来了困局。强大的内生能力,是广东傲视全国的看家本领,但投资过少,亦是广东近几年的短板。广东贸易出口依然以低附加值为主,而这在要素成本持续上升之下,必然难以有效持续,当下亟须通过创新使贸易出口向高附加值转移,加大投资,势所必然。

  广东与江苏具有很大相似性,都有全国领先的高新产业,都是全国制造业中心,都具有很大的外向型经济特征。但广东和江苏的产业结构及发展模式,却差别巨大。主要在于三点:

  2012年,广东的三产占比为46.2%,江苏是41.2%,广东足足高出江苏5个百分点。北上广深,中国四大名城中,广东独居其二。城市的崛起,必然伴随着齐全的产业体系、合理的产业结构以及强大的经济总量。江苏与广东三产的差距,最大原因就在于缺少中心城市,服务业无法。2012年,广州三产比重达到63.6%,南京三产占比为53.4%,广州高出南京10个百分点以上。除广州之外,深圳和制造业重镇东莞三产占比都超过了50%。而江苏除省会南京外,其它经济重镇三产比重均未超过50%,其中苏州为44.2%,无锡为45.2%。

  毗邻,深圳和广州仍然成为珠三角的两大巨头。这与长三角截然不同。在长三角,上海是无可争议的中心城市,但上海的服务业对其它长三角城市造成挤压。未来几年内,江苏的第三产业占比仍然不会有大的跃升。

  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方面,广东为2.27万亿元,江苏为1.82万亿元,广东多出江苏4000亿。在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下,广东的整体经济能够挫而不败,强劲的内需居功至伟。

  先看江苏,其在高新技术产业以及高端制造业领域建立了相对优势,“新苏南模式”的起点相对比较高。旧苏南模式的核心是集体经济,自上世纪90年代后期起,乡镇企业日益式微,江苏为此进行了战略转型,大力发展外向型经济,实行“以土地换资金,以空间求发展”战略,与、新加坡以及欧美等国家和地区的企业合作,以苏州工业园区、苏州新区、昆山经济开发区、吴江开发区的建成为标志,江苏的经济结构,从本土企业为主导变为外资企业为主导。

  最近十年,新苏南模式成为江苏的主流。这种模式的特点,表现为倚重外来经济,欧风美雨和暖流,催绿了江苏。其外向型经济起点高,一出世就风华正茂,顺势完成了产业转型。培育本土经济耗时长,见效慢,由此新江苏模式为全国所追捧。但这种模式缺少基础产业,一旦大量外资撤离,则产业安全堪忧。

  广东亦是外向型企业集中的重地,但以东莞为代表的城市,其外资起步早,发展水平良莠不齐,低端产业占据主导地位。虽然广东提出了“腾笼换鸟”战略,但船掉头。总体而言,广东的制造业,呈现两极分化,东莞的外资企业以及佛山等地的本土制造业,均以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,而深圳、广州等地的高端制造业,则主要是本土企业,虽然强势,但在高端产业总量方面,江苏更胜一筹。

  但广东与浙江类似,都是“傻把式”,专注于本土经济、民营经济。广东的高新产业与战略性新兴产业,如通用飞机、华为、中兴、腾讯、金蝶等,均为广东本土企业。不过就短期而言,却并非救急之策,所以这两年广东与浙江受到的损失最大。饶是如此,广东与浙江仍然是中国最具有经济活力,亦最能藏富于民的地方。

  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至今,广东形成了多种发展模式。一是东莞模式,外向型经济代表;二是深圳模式,高新产业和先进制造业发达,广州亦发展了汽车等高端制造业;三是以佛山为代表的制造业,成为家电王国、木工王国、家具王国。本土经济强劲。以湛江、茂名为代表的地方,又实行了央地合作模式,搞大化工、大钢铁、大项目拉动,部分类似天津滨海模式。同时,广东作为中国的经济龙头,孕育了广州和深圳两大全国中心城市,三产发达。这种混合型的经济发展模式,造就了混合的产业结构,亦增强了广东经济的抗风险能力。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